单日交易量力压NBA Top Shot,这些猿猴成了NFT圈新贵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6-03 16:03 浏览量:
分享至

你觉得现在最火的 NFT 项目是哪个?

是长期雄霸各个榜单、登陆佳士得拍卖行的 CryptoPunks,还是推动 NFT 走入主流视野、被各大 NBA 球星追捧的 NBA Top Shot,又或者是 CryptoPunks 制作团队 Larva Labs 的最新力作 Meebits?

答案是:「都不是。」

当你打开 NFT 数据统计网站 CryptoSlam 时你会惊讶的发现,在 24 小时排行榜中,有一个项目异军突起,力压 CryptoPunks、NBA Top Shot、Meebits,登上冠军宝座,它就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截至发稿时,Bored Ape Yacht Club 24 小时销售额达 160 万美元,几乎是排名第二的 NBA Top Shot 的两倍、CryptoPunks 的四倍。

一般来说,一个刚刚诞生的项目往往容易凭借其新鲜感赶超各个老牌项目,销售额在短期可以名列前茅,但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并不算是一名「新生儿」。它诞生于 5 月初,那时正值 NFT 狂热的最高潮,而随后,NFT 市场整体迅速降温,Bored Ape Yacht Club 也一度在排行榜中不见踪迹。但如今,强势回归的 Bored Ape Yacht Club 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个经历了一轮短暂的 NFT 市场牛熊转换的项目再一次迸发出了强大的生命力。

当你带着好奇心前往 OpenSea 搜索 Bored Ape Yacht Club 时,映入你眼帘的便是这一个个表情忧郁的猿猴,而它们的地板价是 1.1 ETH,约合 2800 美元。

而再当你看到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历史记录时便会发现,这个项目的流动性远远超乎你的想象,几乎每隔几分钟就有一只猿猴转手。

看到如此火爆的场面,很多人便开始发问:「这些猿猴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这些猿猴,都是财富自由猴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创始团队只有四个人,其中 Gordon 是一名加密货币交易员,Garga 是媒体从业者同时也持有了一些加密货币,而 Tomato 和 Sass 是软件工程师。他们四人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好朋友,同时也都对加密世界有所了解。

Gordon 和 Garga 早在 2017 年便进入了加密世界中,目睹了 NFT 一路发展至今的历程,他们见证了 CryptoPunks、CryptoKitties 等经典项目的诞生,但是直到 Hashmasks 的出现才让他们意识到尽管自己不懂技术,但也仍旧可以做出一些可以为加密世界增加价值的东西。

于是四人一合计,决定搞出一点大动静。

他们首先设定好了故事背景。故事发生在十年后,每一个投身于加密领域的猿猴们都将会财富自由,但是那时所有流动性挖矿都已无矿可挖,于是猿猴们开始变得无聊起来。那么猿猴们每天都在干什么呢?他们四人给出的回答是:在沼泽地的一个秘密俱乐部里与猿猴伙伴们一起玩耍。

而他们四人为这些财富自由猴设计的娱乐方式,便是「在 Bored Ape Yacht Club Bathroom 的墙壁上涂鸦」。每一个猿猴 NFT 的持有者都可以在画布上随心所欲地画画,每隔 15 分钟便可绘制一个像素点。

时间来到 5 月 1 日,「蓄谋已久」的无聊猿猴 NFT 正式发售。与当时几乎所有 NFT 项目发售都不同的是,Bored Ape Yacht Club NFT 的发售并没有采用联合曲线的形式,而是将 1 万枚 NFT 全部定价 0.08ETH,更有趣的是,在发售页面赫然写着:「联合曲线是庞氏骗局(BONDING CURVES ARE A PONZI)。」在 Bored Ape Yacht Club 团队看来,给每一只猿猴都定价 0.08ETH 是促进社区成员公平、平等的最好方式。

发售 20 分钟后,著名 NFT 收藏品项目 Avastars 创始人 J1mmy.eth 发推表示他买入了超过 100 只猿猴。

紧接着,著名 NFT 收藏家 Pranksy 也加入了进来,一下子买入了 250 只。

得到 NFT 巨鲸的力荐,这些猿猴们在不到两小时便销售一空,总收入高达 800ETH,约合 280 万美元。

截至发稿时,Bored Ape Yacht Club NFT 的持有者达 3600 人,总交易额达 6400ETH,每只猿猴的平均成交高达 0.72ETH,一个月的时间,价格涨幅高达 900%。

这些猿猴为什么这么火?

这些看起来表情很丧的猿猴为什么会这么火?它们为什么会如此受欢迎呢?我们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深入探究一番。

财富效应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买一件潮玩时往往不会考虑到将其转手可以赚到多少钱,但是在加密领域截然相反,人们在购买 NFT 时会非常关注它能不能让自己赚到钱,有时候这个想法甚至盖过了自己的喜好。而若是一个 NFT 项目有着巨大的财富效应,诞生出无数投入很少却赚到大钱的故事,势必会引起加密世界人们的关注。比如 NBA Top Shot 就是在一张勒布朗·詹姆斯的 NFT 卡牌卖出了 10 万美元的天价后开始爆火,Hashmasks 也在诞生之初靠着二级市场优异的表现及 NCT 代币飞涨的价格被人们疯狂地炒作。

那 Bored Ape Yacht Club 呢?

让我们打开 Bored Ape Yacht Club 在 OpenSea 页面,并选择按照上一次成交价由高至低排列。 

我们会发现,相比于 CryptoPunks、Hashmasks 动辄上百 ETH 的成交价,这些猿猴的成交价很低,最高的一只只卖出了 49.99ETH 的价格,而排在第二位的仅为 21ETH,不到第一名的二分之一,这个价格在 NFT 历史最高成交价的榜单上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它们的发售价。仅有 0.08ETH 的发售价,虽然成交价较低,但是从涨幅来看仍然是无比惊人的。卖出 49.99ETH 的猿猴相比发售价翻了 600 多倍,卖出 21ETH 的猿猴相比发售价翻了 260 多倍。

那在二级市场买入的投资者利润空间还有多大? 

CryptoPunks 的最高成交价高达 4200ETH,而猿猴的最高成交价仅约为其百分之一,虽然 CryptoPunks 的地位并非容易撼动,但是相差的这一百倍仍留给了人们很大的想象空间,而且也并非是毫无依据。

编号为 4882 的猿猴被收藏家 Pranksy 以 5ETH 的价格出售给 CK_1337,据以太坊浏览器显示,在不到 24 小时的时间里,CK_1337 就将该 NFT 以 20ETH 的价格二次转售出去,收益率高达 400%。

名人效应

如果有一天当你打开推特时发现,你关注的很多个 KOL 都在聊这些猿猴,或者是把他们的头像都换成了这些猿猴,你会不会对这些猿猴产生极大的兴趣,想要去仔细了解一下或者是购买一只呢? 

上文提到,J1mmy.eth 和 Pranksy 都买了一大批猿猴并且在推特上不停地向其他人分享着,那除了他们还有那些名人也在谈论着这些猿猴呢? 

关注加密艺术和 NFT 收藏品的人一定会对一个名字很熟悉,他就是 888,一位喜欢用数字 8 为作品出价的收藏家,888 不仅仅在二级市场大量收购猿猴并将它们放在了自己的 888 金库中,甚至还发起了一项投票,让大家在猿猴、CryptoPunks、Meebits 中三选一,最终两千多人参与投票,猿猴们得到了 55.5% 的支持,CryptoPunks 收获了 35.4% 的票数,而 Meebits 的得票比还不到 10%。

而另一位 NFT 收藏家 DANNY 似乎也要购买他的第一只猿猴,他发推求助希望买到一只具备稀有属性的猿猴。

更有趣的是,DANNY 也发起了一个投票,只不过他仍旧最偏爱 CryptoPunks,于是他问道:「如果 CryptoPunks 是黄金,那白银是什么?」,在投票结果中,猿猴们依旧位列第一。

而著名加密艺术家、每天创作一幅作品的 Beeple 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热点事件,他先是创作了《MEEBITS VS. BAYC》,描绘了一只 Meebits 击败一只猿猴的画面,而当这幅作品被发布出来后,立刻遭到了大量的批评与吐槽,猿猴们的持有者纷纷表达了对 Beeple 作品的不满。

而 24 小时后,Beeple 发布了下一幅作品,引起了更大的讨论。画面中描绘了几只猿猴一起打败了一只 Meebits 的画面,在这条推特的评论区,一众猿猴的持有者纷纷发问:「这幅作品我可以在那里购买?」

在上图发布的第二天,一张其他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备受好评,猿猴们和 Meebits 尽管打得头破血流,但仍旧成为了好朋友,肩并肩坐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还有如 Dapper Labs、Flow 创始人 Roham 等人也换上了猿猴头像,麻吉兄弟黄立成等人收藏了大批猿猴,这些名人的推波助澜让这些猿猴变得更加受人追捧。

社区效应

这些天,当我们打开推特、Discord、甚至一些 ClubHouse 房间时,无数猿猴头像会充满我们的电脑屏幕,而也正是由于社区效应才让这些猿猴拥有了长期生命力。

在此之前,你很难看到有这么一个 NFT 收藏品项目会让上千人自发地将如此便宜的 NFT 用作自己的头像,Bored Ape 不像 CryptoPunks 和 Hashmasks,后两者由于其高昂的价格所以当人们将其用作头像时实际上是被炫耀心理所推动;另一件你肯定也没有见过的事情是,一些猿猴头像的推特用户会发推宣称:「我会关注所有使用猿猴头像的人。」,更有人甚至会将使用猿猴头像的用户全部罗列成一个清单供其他「猿猴」关注,于是当你把头像换成一只 Bored Ape,过上一段时间后打开粉丝列表,便会见到如此光景。

除此之外,拥有不同性状的猿猴们也都组成了自己的「小团体」,在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 Discord 社区里面有着众多不同分类的频道。 

而且也有很多分类不只在官方群组中开设了频道,他们也会自己建立一个社区,以豹纹猿猴为例,所有豹纹猿猴的持有者可以选择加入「BAYC Cheetah Gang」社区。

社区的创建者会建议大家将自己的猿猴挂出极高的价格、不要轻易卖出去,以此来为大家的 NFT 抬价,同时,管理者也表示会组织 Cheetah Gang 的成员们在卖出自己豹纹猿猴的用户推特下方留言取笑,巴掌和蜜枣已经同时为这个「帮派(Cheetah Gang)」准备好了。

而早期加入者还会有一个专属的身份标签,更进一步加强了集体荣誉感及社区凝聚力。

生命力如此旺盛的社区在 NFT 领域并不多见,而当你在推特、Discord、ClubHouse 甚至微信群、朋友圈中看到这些成群结队的猿猴时,你能够按耐住心中的好奇、不想去探究一二吗?

当我们买这些猿猴时,到底买到了什么?

这个问题乍一看像是一句废话,我们买到的当然是一个 NFT。但是在这枚 NFT 背后,你能看到什么呢?

有人买它们是冲着它们未来的升值潜力。他们看到这些猿猴在社交媒体上被讨论得热火朝天、各大 KOL 也纷纷换上了猿猴头像,于是他们认为这些猿猴可能成为下一个 CryptoPunks,而相比如今 CryptoPunks 动辄数十 ETH 的价格,这些猴子价格实在太低了,不妨买一个赌一赌,成功了会赚到数十 ETH,而即使失败了自己也能承受得起。

也有人是出于对 Bored Ape Yacht Club 社区的好奇。一个活跃的、旺盛的社区是每一个加密世界居民都梦寐以求的,而 Bored Ape 社区几乎能满足人们对于社区所有的幻想,尤其是在 NFT 领域。社区的活跃以及凝聚力无需多言,在其他方面,这个社区也做到了很多社区做不到的事情。社区成员在积极参与活动,项目方也在用心运营着社区。

你见过哪个项目方愿意将版权全部交给社区成员吗?Bored Ape 的持有者可以用自己的猿猴创作各种周边,比如二次创作的艺术品、衣服甚至是扑克牌,而且销售收入完全归本人所有,无需分配回项目方。

图片

 而 Bored Ape Yacht Club 官方也为社区成员准备了专属福利,只有 NFT 持有者才有资格参与官方周边服饰的发售,而这些服饰发售价依旧很低,每个人都能支付得起,总共 520 件商品在 6 分钟售罄,而这些商品价格在二级市场的涨幅同样让人咋舌。

谁不想加入一个活跃的、有凝聚力的、经常发放福利的社区呢?

那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在推动着 Bored Ape Yacht Club 价值的不断提高呢?

对于 CryptoPunks、Hashmasks 等项目,人们对于新世代数字身份产生过很多讨论,总结下来就是,我们生活在下一代互联网,也就是元宇宙当中,在这样一个平行宇宙中我们需要一个数字身份,而这些 NFT 项目由于总量有限、社区共识等原因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与身份,所以这些可以用作头像、3D 化身等身份象征的 NFT 项目很容易火起来,其中 CryptoPunks、Hashmasks 是最具代表性的。

但是,与 Bored Ape Yacht Club 同期出现的 Meebits 却没能续写 CryptoPunks 的神话,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好评。

NFT 收藏家 Pranksy 对于这两个项目的看法引人深思。

在 Pranksy 看来,这两个项目就好像是加密世界与传统金融世界的对比。Meebits 免费发放给花费数十 ETH 购买 CryptoPunks、花费上百 ETH 购买 Autoglyph 的有钱人,而没有这两类 NFT 的用户需要花近 8000 美元抢购;Bored Ape Yacht Club 的一万只猿猴每一只仅需 0.08ETH,约合 200 美元。

一个瞄准的是有钱人,成为富翁的玩偶;另一个瞄准平民百姓,成为普通人的徽章。徽章可能不像玩偶那样值钱,但在背后支撑着它的是一个蓬勃的社区,是去中心化精神,是每个普通人在财富与资本面前仍旧选择坚持自己信仰的权利。

大城市的精英阶层也许不喜欢看一些快手带货主播,他们可能不太习惯三四线小镇、农村的风情,主播带货可能存在着太多劣质产品、贴牌产品,但是也必须要承认,快手主播们粉丝的凝聚力是远远超出他们想象的。每一个主播都有着自己的铁杆粉丝团队,这些粉丝们也许每个人都来自普通家庭,但是每次主播带货时他们贡献的销售额也令人震惊。

不妨想象一下,当这些快手主播有更高的综合素质,每一次活动都有着精心的策划,每一件商品都是优质的、精心挑选或打造的,再加上凝聚力极强的粉丝社区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就像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在做的事情,这个四个人的小团队集结了一个数千人的社区,在加密世界中开辟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